Pressure_Chan

FassAvoy || EriCha

© Pressure_Chan | Powered by LOFTER

【EC】【ABO】饲鲨(上)

目瞪口呆.jpg,狂喜乱舞.gif,老脸一红.bmp,感觉身体被掏空.png

万万没想到制作完成一年多后还能收到如此丰盛的回馈!

还是ERIK POV的养!成!年!下!A!B!O!

作者大大你其实也会telepath吧(脸红

感谢招待,我的扑满又增加一员大将惹~

期待下篇少万和查查互诉衷肠,以及盛宴2.0,汪!


叁弎:

这篇文是我看了“基诺莎爱情故事”的年下组后,鸡血的产物,万万没想到我能把车开到近2万字。那么发来lof献给 @Pressure_Chan 吧,太太你是我的女神,希望你能看到!【捂脸,用这么kinky的文表白真的好吗】

基本就是Omega查查作死领养了Alpha万仔然后喜闻乐见的故事。预警太多了:雷、ooc、强迫以及半强迫、dirty talk、angry sex,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养!父!子!而且查查基本就跟终极宇宙一样毫无原则地纵容万仔,万仔是个恃宠而骄的白眼鲨。

先放上一半吧,虽然后边的肉我都已经全部炖完了,可是还在思考怎样过渡才能让他们在床上滚着滚着就达到生命与情感的大和♂谐。

————————————————————————————————————

Erik站在Xavier大宅的围墙外,眺望着他曾经熟悉的家园。一个星期前他接到上司指令派遣回West Chester驻扎时,他的内心百味杂陈。既有倦鸟归巢的期待,又有一丝近乡情更怯的惶恐,还有对Charles的一丝愤怒……两年前他几乎是被驱赶着,离开West Chester的。

他在微凉的夜风中痴痴地看着二楼右侧的那个房间,暖黄色的灯火还未熄灭,他不由得在内心勾勒出他曾经的养父在那张书桌上伏案工作的样子。Charles一旦读起资料来就不知疲倦,Erik不得不敲开他的门,扯着他的袖子强迫他去休息。他的眼前又浮现了Charles无奈中透着纵容的苦笑。

Erik不由得捏紧了漆成黑色的栅栏,对Charles的渴望让他浑身的骨骼都隐隐作痛。这种渴望从他16岁开始就烙印在身体里,一刻都不曾消失。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还记得那天Charles跟医生的谈话,他当时就傻傻地站在门口偷听着,透过门的缝隙看着自己的养父露出迷茫的神色:“我记得当年我提出领养申请的时候,明确地说过我要一个Beta。”

“这种情况很少见,不过也确实存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慢吞吞地说:“大部分的Alpha和Omega在出生时就能分辩,但是会有一小部分人以Beta的状态长大,然后慢慢开始展现性征。”医生顿了顿:“这的确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如果对您造成困扰的话,我们可以把Erik送走,然后再免费为您推荐一些Beta孩子。”

门后的Erik惊恐地瞪大了眼睛,Charles要把他送走,这个可怖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盘桓,他几乎就要喊出声,但他只是狠狠地盯着自己养父的脸,试图在上面找到一丝一毫的犹豫。

可是Charles没有,他不假思索地拒绝了医生的提议:“不需要,Erik很好,我不想要他离开我。”

“你确定吗,Xavier先生?”医生委婉地提醒着:“一个单身的Omega抚养一个Alpha孩子……我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

Charles红润的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他皱着眉思考了一小会儿,然后坚定地回答说:“我确定,医生。不过,还请你再多给我开一点抑制剂。”

门的背后,Erik攥紧的拳头轻轻地松开了。Charles没有抛弃他,Charles不会送他走,Charles说,他不想要他离开。

少年的心被火热的情感击中,胸口满涨着甜蜜的温暖。

Charles跟医生谈完后拿到了药,他打开门,惊讶地看着蹲在门口的少年,用柔软的语调呼唤着他的名字:“Erik?”

Erik猛地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Charles,他把头埋在Charles的毛衣里,嗅着养父身上甜蜜的芳香。Charles不明所以地回抱住了他,双手温柔地抚摸着Erik的头发。

那一瞬间,Erik觉得自己跟Charles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可是Charles Xavier是个骗子。

 

 

在军队的那两年,每当自己被严酷的环境和非人的训练折磨得疲惫不堪时,他都会想起Charles。二十岁生日的那个晚上,难以抑制自己内心情感的Erik把自己灌得醉醺醺之后,终于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向Charles吐露了真心,可是Charles只是笑着看着他,把他的表白当做一种玩笑。

“噢,Erik,你混淆了依赖和爱情。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优秀的Omega,我相信到时候你一定会找到你真正的另一半的。”他轻佻的表情和话语像针一般扎进了Erik的心里,可是Charles却一点都没有发现。他走向了已经比他高一个头的Erik,用那种哄小孩的语调安抚着他的养子:“你喝得太多了,Erik,现在该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了,等明天你清醒过来,就会把说的这些胡话都忘了的。”

我的确喝得太多了。Erik把Charles按倒在他卧室的那张大床上时,残忍地想着。不过我确定明天早上我不会忘记这一切的。


→点我刷卡←



回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Erik必须大口地喘气才能压抑住内心的痛苦。Charles指使着Hank和他的保镖们把兀自沉静在喜悦中的Erik带离了Xavier大宅,然后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私人律师板着脸甩给他一纸合约。

“……我不相信,我要见Charles。”Erik冷着脸说。

“可是我的委托人不想见到你。”Hank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镜,那天他们破门而入时Charles的惨状实在让他对Erik提不起一丝的好感:“Charles明确地说不想跟你再有任何联系了,Erik。再说你早已成年了,要点脸吧,不要再借着Charles的宠爱肆意伤害他了。”

“伤害他?”Erik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你根本就不懂!”

“不懂的人是你。”Hank愤愤地回击:“你根本不知道Charles想要的是什么,只是一味的索取,你考虑过Charles被强制标记后的心情吗?我给他的建议其实是起诉你!要不是他心软,你就该进监狱了。”

“你以为离开了Charles我跟进监狱有什么区别吗?”Erik冷笑着看着桌上的纸:“牛津大学的入学许可?Xavier公司的职位?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嗯?”

“接不接受随便你,”Hank毫无耐心地说,“反正你和Charles已经完了,面对现实吧,Erik。”

Erik的回应是把那叠纸甩到了Hank脸上,然后又在那张文弱的脸蛋上补了一拳。

 

 

他没有去大学,也没有去公司,既然Charles想要切断跟他的一切联系,那他就如Charles所愿。他应召入了军,凭借着出色的才能和不要命的搏杀,顺利地闯入了金字塔的上层,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被破格提拔成了中尉。他将自己放逐到天涯海角,在每一次的任务中都抱着必死的心情,却不料一纸派遣书,又把他带回了West Chester。

他的眼眶酸胀着,重归故里的这一周,每一天晚上他都要来这里看一眼Charles的房间,呆呆立着直到Charles熄灭了灯火,他才在会在心底悄悄地说一声晚安,然后回到自己卧室冰冷的床上。

不再有Charles柔软的“晚安”,不再有他轻柔的晚安吻。Erik以为在浴血的战场上他已经忘了他在Charles身边呆的12年美好的时光,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当他重又站上这片熟悉的土地时,一切的风景都让他想到Charles,想到他曾短暂拥有过的那个人。

他抽动了一下鼻子来压抑住自己快要落下来的眼泪,然后他就呆住了。空气里飘散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芬芳,是Charles的味道……那甜美的诱惑撩拨着他的神经,没有人能比Erik对这种味道更为敏感,因为那是他的Omega,他的伴侣在发情的时候散发出来的,呼唤他的味道。

Charles没有切断他们的标记。这个念头猛地闯入了Erik的脑海,一瞬间他激动地几乎忘了如何呼吸。他纵身跳上了Xavier庄园的栏杆,迅速地翻过了一切的障碍,只为了奔向他的Omega,奔向他的Charles,奔向他一直以来深深爱着的那个人。

 

 

TBC

评论(5)
热度(685)
  1. 法洛小凡叁弎 转载了此文字